阅读新闻

三评郭德纲:相声界真有他说得那么不堪?抹黑行业照亮自己?

发布日期:2022-02-23 04:03   来源:未知   阅读:

  马季大师的这句话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只不过被魔改出了很多版本,比如“我爱相声,但我不喜欢说相声的人”等等,这种魔改流传的后果之一就是让外界以为相声界是一个很不好的地方。

  马季大师的话只是偶感而发,而且被魔改过,但有些相声行业的人却是长年累月在刻意宣传相声界的种种不堪。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郭德纲先生了,他在渲染相声界如何不好的过程中同样“居功至伟”,通过他的宣传,很多人都认为相声界就是一个相当不堪的地方。

  从郭德纲走红之后十几年,他一直坚持着在各种场合向外界宣传相声界的种种不堪,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类:

  郭德纲说过很多相声界如何打压他和德云社的话,比如他屡次想进曲艺团都不被接纳(想给你们当狗,你们都不要),还有同行从静坐到拿小本记内容,再到上访要求关闭德云社云云,甚至在2008年还直接搞出了一个“姜昆提议关闭小剧场”的新闻事件。

  在郭德纲的影响下,相声界只要有风吹草动,比如曲协每次倡议反三俗,德云社的拥趸都会往“打压郭德纲”话题上扯,甚至于连一些原创作者曝光德云社演员侵权和抄袭,也会被扣上“打压德云社”的帽子。

  郭德纲喜欢编排同行,其中有些属于砸挂,有些属于单纯为了编排而编排,比如他在自己的书《过得刚好》中写了很多所谓相声界的黑历史。

  更过分的是,郭德纲还在不同场合故意内涵一些同行甚至祸及对方家人,比如什么动画片导演之类的就被其粉丝到处乱套。

  通过郭德纲的渲染和内涵,很多人都产生了一种印象:相声界原来有这么多脏事啊。

  郭德纲还喜欢在业务上编排同行,比如他在自己的相声段子里吐槽相声界一些前辈一段相声说一辈子,还有半路出家改行说相声的现象等等。此外,关于体制内相声演员说相声是念报纸、背对口词、只想着教育人等内容也都是郭德纲在相声里经常说的。

  总之,通过郭德纲的宣传,外界很多人尤其是郭德纲的粉丝对相声界就形成了不学无术、嫉贤妒能、又脏又乱等非常不好的印象。

  首先,郭德纲所谓相声界如何排挤他如何打压他,多数都是一家之言或片面说法,可信度很低。

  郭德纲说他屡次想进曲艺团都进不去,想当狗你们都不要。实际上,他想进天津曲艺团和全总文工团时才十五六岁,根本不具备进团的实力,人家怎么可能要,要他反而不正常。

  郭德纲想进北京曲艺团却被别人截胡,实际上按照郭德纲所说,那个“别人”大概率就是杨议,所谓“截胡”其实也合情合理,因为杨议当年拿到了相声大赛一等奖,他这个一等奖实至名归确实水平很高。而郭德纲参加电视相声邀请赛连三等奖都没拿到,你让北京曲艺团如何选择?放着一等奖不要,要一个安慰奖选手?

  至于郭德纲想进铁路文工团没进成的原因更简单,侯耀文肯定想要他,但中间出了问题,据说铁路文工团去红桥文化馆调郭德纲档案时发现了他当年贪公款的材料,这个政审肯定过不去,不光铁路文工团过不去,任何体制内曲艺团都不会要一个有贪前科的演员。

  此外,郭德纲说同行如何要静坐、拿小本记他的台词等等,都是他一家之言,没有任何证据,相当于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至于说什么曲协通过反三俗打压他,更是有自我炒作的因素,因为德云社压根不是曲协会员,人家曲协面对的是全国几万曲艺会员。最关键一条,反三俗有错吗?不应该反三俗吗?

  其次,郭德纲所爆料的那些所谓相声圈黑历史也存在问题,一方面多数“黑历史”纯属道听途说而来,其中有些更是断章取义添油加醋之作。

  另一方面,严格来讲,社会上各行各业都存在所谓“黑历史”,这是现实情况,不是相声界独有。

  更关键的是,王玥波说得好,相声界有很多好人好事你怎么不说,为什么光抓着一些不好的事情说呢?

  最后,熟悉相声的观众都应该知道,郭德纲说的相声界存在不学无术的人,这话有道理,但问题是不学无术之人在各行各业都有,但在大多数行业包括相声界绝不是主流,更不会出现在一个行业里除了一家公司外其他所有同行都是不学无术之辈的现象。

  显然,郭德纲是把相声界个别人的不学无术夸张成了整个行业,让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随着德云社的扩大,郭德纲嘴里的不学无术现象在德云社也屡有出现,毕竟人多了就难免有三六九等。

  综合来看,相声界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也绝不是郭德纲说得那么不堪,他的问题一是将个别现象夸大成普遍现象,二是选择性太强,只说黑的不说白的。

  以此类推,任何行业都存在一些不好的现象,都存在所谓黑幕、潜规则和黑历史,这是社会现实,也符合社会发展规律,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但是,很少有哪个从业者会像郭德纲那样把自己所处的行业说得那么不堪,他图什么呢?

  郭德纲常说一句话叫“多谢同行的衬托”,如果把相声行业说成一团黑,那么有黑在那里对比,德云社不论是黄色还是灰色,都会显得干净许多,说白了,就是抹黑行业照亮自己。

  如果郭德纲想在相声历史上立下自己的招牌,如果德云社想在相声行业里实现利益最大化,那么其中一个前提就是“破”,破掉行业原有的秩序和形象,然后“立”起郭德纲和德云社的形象,最后达到名和利双收的结果。

  看起来很吗?并不是,这种营销手段在各个行业里简直不要太常见,比如电影行业里有给自己刷好评同时给对手刷的,电商行业里同样存在这种情况,更不要说各种通稿满天飞的娱乐圈了。02-22《速看》桂林市疫情防控措施部分地区有调整(2022年2网上偏门测试:输入真实姓名就知道在第几层梦...